当前位置:皮李浪国学红楼梦中刘姥姥是如何将巧姐从烟花巷中救出来的?
红楼梦中刘姥姥是如何将巧姐从烟花巷中救出来的?
2022-10-21

贾巧姐为金陵十二钗之一,荣国府王熙凤与贾琏之女。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十二金钗从年龄最大的元春开始,到惜春终,都或死或流散,没有善终。不过,十二钗中,无论元春、探春等贾家姑娘也好,黛玉、宝钗等亲友也好,还是王熙凤、李纨等贾家媳妇也好,都是宝玉的平辈人,而王熙凤的女儿,巧姐也入了十二钗薄命司,着实让人意外。

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看到的十二钗的判词中,充斥着“昏惨惨黄泉路近”、“生前心已碎,死后性空灵”、“叹芳魂艳魄,一载荡悠悠”的暮色之气,将贾家败落后的死败之气,描写得淋漓尽致。

但在十二钗判词的一片死气中,巧姐的判词《留余庆》,犹如一丝芥豆之光,给贾家带来一丝希望,“留余庆,留余庆,忽遇恩人。幸娘亲,幸娘亲,积得阴功。”

古代官员被抄家,时有发生,其中最惨烈的,是如明朝方孝孺一样的被诛十族,其余有流放、刑拘、抄家等,贾家女子死伤惨重,但从巧姐的判词可见,贾家并未被斩草除根,虽然家族流散,但却留下了一丝孱弱的根苗。

这些根苗,离开家族的庇护,如何孤身在复杂的尘世艰难扎根,曹翁通过梦境般光怪的方式,让他们走近繁华荣国府,如蛛丝一样缠绕和微不足道,却开启贾家家族命运的转轮。

入薄命司:狠舅奸兄卖自家女眷,家族灭绝无人

巧姐是十二钗中唯一的第二代人,她的命运,曹翁送了她“阴功”二字。

阴功,出自阴司功过簿,上面不仅记录着家族子弟积下的“功”,也记录着“过”,在贾家的功过簿上,“过”很多,“功”却少得可怜。

宁国府,因为贾敬出城炼丹,贾珍、贾蓉父子无恶不作,就像没有任何希望和光亮的漆黑深夜,再难见到旭日的东升,所以,在秦可卿死后,贾珍哭得泪人一样说道:“远亲近友,谁不知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?如今伸腿去了,可见这长房内灭绝无人了。”

宁国府灭绝无人是真实的,但这灭绝无人却是贾珍、贾蓉自己把家里的女眷逼上死路的。

荣国府与宁国府相比,内宅窝里斗更加厉害,巧姐作为十二钗中唯一的下一辈,她身上承载着荣国府血脉的传承,也承受着家族的报应。

巧姐被卖的下场,是被“狠舅奸兄”卖了,根据王熙凤的判词,她被休回金陵死了,贾琏作为邢夫人一支的人,可能照应了“刑”的下场,因此巧姐等于是在无父无母的情况下,被狠舅王仁、奸兄贾蓉给卖了。

巧姐的被卖,绝不是单纯王仁和贾蓉的奸坏就能办成的,贾家各房里都有耳报神,巧姐被卖,王夫人、李纨等人不可能蒙在鼓里,但却没有伸出援手。

王熙凤的判词图画上,画的是一只雌凤站在一片冰山上,而李纨的判词恰恰“如冰水好空相妒”,可见,李纨对巧姐是有能力伸出援手的,但因为“冰水相妒”,李纨对巧姐袖手旁观。

前面说过,巧姐是十二钗中,唯一的下一代,她代表的是贾家的子孙血脉,而狠舅奸兄把巧姐卖了,李纨有能力去制止,却选择袖手旁观,因此造成荣国府险些断子绝孙。

巧姐判词里“势败休云贵,家亡莫论亲”,贾家在穷途末路时,依然不忘窝里斗,最后落了个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下场。

芥豆之光:刘姥姥救巧姐,不是用的金银,而是一个人

从巧姐的判词可知,她虽然被狠舅奸兄给卖了,但最后在刘姥姥的帮助下,从虎口脱险。

巧姐被救,因为母亲王熙凤积得阴功,这阴功就是“偶因济刘氏,巧得遇贵人”,简单说就是王熙凤当初救济了刘姥姥,因此刘姥姥报恩,从虎口把巧姐给救了出来。

刘姥姥救助巧姐,是荣国府也是王熙凤仅存的一点善心,给后代积了阴德,所以巧姐虽然失去了富贵,在荒村野店里,“一美人在纺织”,但巧姐毕竟躲过了生死之劫,度过了平静的一生,在功过簿上,“正是乘除加减,上有苍穹”。

刘姥姥救了巧姐,是知恩图报,给贾家留下了一丝血脉,在贾家如墨一样的暗夜里,留下了芥豆之光。这是第一层善恶报应。

但这还不算完。刘姥姥救助巧姐,很多读者认为刘姥姥是用原来从荣国府得到的钱财,赎出了巧姐,这就太小看曹翁“哭成此书”的良苦用心了。

王熙凤因为巧姐出生在七月初七日,让刘姥姥给起个名字,说是用刘姥姥贫苦人起的名字,只怕压得住他。

刘姥姥就给巧姐起名“巧”字,并称这叫“以毒攻毒,以火攻火”的破法。

“以毒攻毒,以火攻火”,“火”在《红楼梦》中出现了很多次,都是“祸”的代名词,巧姐的这个名字,实际是“以祸攻祸”的做法。

怎么以祸攻祸呢?

在刘姥姥第一次进荣国府前,介绍刘姥姥的家庭成员,刘姥姥除了有一个小外孙板儿,还有一个外甥女青儿,板儿和刘姥姥一起进过荣国府,而青儿,在前80回前都没有出现过,为什么曹翁点出了此人,但却没有给她安排情节?正是因为她到长大后,才有了重要作用——以自身替巧姐被卖,才救出了巧姐脱离苦海。

报应不爽:贾雨村卖了黛玉,刘姥姥替他还了债

刘姥姥这家人,曹翁把她们的祖宗几代介绍得清清楚楚:刘姥姥在女婿家过生活,女婿王狗儿祖上是一个小京官,“昔年曾与凤姐之祖、王夫人之父识认。因贪王家的势利,便认了宗,认作子侄。”

脂砚斋在此处侧批:“与贾雨村遥遥相对。”

贾雨村这个人的底细,就是在京城做了一个小京官,为了和贾家攀上关系,便和贾家认了亲。

也就是说,贾雨村极有可能就是刘姥姥女婿王狗儿的祖上,当时贾雨村的出身,就说是胡州人氏,曹翁善用谐音,也就是说,贾雨村的家乡是“胡诌”的,他的姓氏也可能是胡诌的。他可以冒名姓贾,也可以为了仕途姓王。

贾雨村在香菱被卖的事情上,不顾甄士隐对他的知遇之恩,和薛蟠及贾家、王家一起狼狈为奸,将香菱卖给了薛家。

贾雨村能够攀上贾家平步青云,靠的正是黛玉的父亲林如海为他打点。而在贾雨村吟诵的“玉在椟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中,明显透露出,他卖了黛玉换取仕途富贵的做法。

贾雨村恩将仇报,卖了黛玉为自己换仕途,而到了他的后代时,刘姥姥却以报恩的方式,将青儿替换巧姐,卖入烟花之地。

青儿被卖委实可怜,但她祖上贾雨村卖贾家女孩换富贵,作下了恶,青儿被卖,也是承受祖上的“过”,这才是曹翁写的善恶有报的另一层。

刘姥姥这家人,看似与贾家荣宁两府是八竿子打不着的穷亲戚,但曹翁却浓墨重彩地为他们做传,为何?因为刘姥姥,就是为贾家留下血脉的人,她们的去向,正是贾家败落后,子孙后代的去向:有恩的,死里逃生;无情的,分明报应;欠命的,命已还;欠泪的,泪已尽,冤冤相报实非轻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