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皮李浪两性前女友毁了我的新恋情
前女友毁了我的新恋情
2022-11-11

一封长长的、将我骂得体无完肤的信;几张我们的合影,还有我给她写过的几封情书,蓉蓉将它们扫描下来,以注明我的“虚伪”和“肉麻”。

述者:joe

性别:男

年龄:28岁

职业:房产管理局职员

她用我的名字“百度”了一把

我与怡安恋爱并不太久,半年多而已。

但是我们的感情发展得很好,今年情人节我向怡安求婚,她答应了,说好等年底新家交了房就结婚。

可是就在一星期前,怡安突然提出要分手,态度还强硬得很,大骂我“无耻”、是只“披着羊皮的狼”。起先我怎么都闹不明白,苦苦追问之下,怡安才说了真话——原来,她有天心血来潮用我的名字“百度”了一把,谁知搜索结果中的一个链接网页,简直令她吐血!

怡安告诉我,那个网页有封女孩写的长信,信上把我骂得狗血喷头,还用了很多难听的字眼,比如“吃软饭”、“势利小人”还有“玩弄感情”等等。而且网页上还署了我的真名、真实职业,甚至还贴了好几张照片。更夸张的是,信的最后还有一行红字更是触目惊心:“奉劝所有姐妹,若嫁此人,必将自掘坟墓!”

“要不是你太过分,会有女孩子这样报复?”怡安认定网页上的所有话都是事实,说什么也要跟我分手。

我的形象,在网上轰动一时

其实我对那些东西并不太震惊,它是蓉蓉两年前的杰作,我早就领教过了。

这个故事说来话长——

蓉蓉是我的初恋女友,我俩是高中同学,一场恋爱也就从高中谈到了大学毕业。

我们之间,差距根本就是显而易见的:蓉蓉是个能干的女孩,直升重点大学后又一路被保送研究生,要不是为了我,她没准早就出国了;而我呢,当年只勉强进了一所二流大学,连英语四级都考得勉强。蓉蓉家境优越,很早就搬进了虹桥的别墅;而我至今与父母住在市中心的一套老房子里,新买的二室一厅远在桃浦,要到今年年底才能交房……

不过起初我与蓉蓉间的症结并不在此,我们曾被公认为是老同学中最有希望结婚的一对。整个大学期间,我几乎隔天就骑车穿越整个市中心去蓉蓉的学校,而她也总是贴心地买好饭菜,捂在被窝里等着我——这样的亲密无间,维持了整整4年。

然而大学毕业以后,我变得很忙,公司在虹桥、家在黄浦、蓉蓉的学校在五角场,渐渐地,我发觉这样的长途奔袭令人疲惫不堪。蓉蓉依旧过着闲散的校园生活,她好像全然无法理解这些——她还是把饭菜捂在被窝里,我不去她就说什么也不肯吃饭;她每天都要给我打好多个电话“查勤”,哪怕开会都不准关机……

我们开始为这些小事吵架,我说她太孩子气、太“作”,她就骂我不体贴她、变了心。但是这种吵架只会让我更加“劳命伤财”,因为每次的结果差不多都是我先让步,然后三更半夜地拦了出租车跑去她那里,赔礼道歉、陪她吃夜宵,然后再回家。

吵了整整两年,我渐渐开始变得麻木。终于有一天,当蓉蓉又在深夜的电话里大喊:“你马上就过来,要不我们立刻分手!”我突然很冲动地回答道:“那就分手好了!”

正是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蓉蓉,其实事后我也想过挽回,也曾经真心诚意地当面赔罪。然而她却在那时搬出了所有所谓的“差距”,以证明这些年来她所受的委屈,诸如我的学历、我的收入、我的前途……作为一个男人,我当然无法忍受这些话,当时转身就走。

于是,蓉蓉就在网上发了那些东西:一封长长的、将我骂得体无完肤的信;几张我们的合影,她把自己的形象做了模糊处理,我的却依然清晰无比;还有我给她写过的几封情书,蓉蓉将它们扫描下来,然后逐段用笔圈圈点点,以注明我的“虚伪”和“肉麻”。所有这些,蓉蓉都署上了我的真名。

起初蓉蓉把它们发在了我们的同学录还有我们公司的网站上,谁知竟在网上轰动一时,被很多其它网站先后转载。

网站工作人员的那种眼神……

我从不敢想象自己会在那样的情况下“出名”。我给蓉蓉打电话,当时简直气得浑身发抖无力吵架,就只反复问她一句话:“是你说要分手的,这又何必呢?”她却回答得格外理直气壮:“你至少应该再多求我几次吧,凭什么答应得那么爽气,肯定是早就有预谋的了!你这种条件,只有我才会收留你,还配甩我?”

我气极,但是无计可施。我只有耐着性子找出所有转载过这些东西的网站,然后一一打电话过去或者上门交涉,要求他们立刻删除。每次交涉对我而言都是一段无比难堪的经历,网站工作人员的那种眼神、那种表情……我至今不原意回忆。

这件事情,折腾了我整整半个月。期间连我们公司老板都找我谈话,我只能辞职,半个月后重新找了份工作。

从此以后,我与蓉蓉算是彻底分手了,连所有的老同学聚会我都躲着没参加——我不想再见到她,更没脸再见老同学!换了新环境后,我以为可以渐渐淡忘这件事,却没想到仍旧有“漏网之鱼”,到了两年后的今天,被怡安发现了。

我不知该如何洗清“冤屈”

这事对我的打击可谓是致命的,因为我从没想到过,最美好的初恋会以这样的结局收场。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拒绝所有人为我介绍女朋友,甚至对于公司的女同事,我都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。

直到一年半以后,我遇到怡安。

怡安是我在为同事充当“相约星期六”后援团时认识的,她当时在另一个后援团里帮忙。那天,我们两个后援团同时竞争一个女孩,累了一整天,谁知节目录完后,那女孩竟被男友接走了。我们这才大呼上当,一大群人便一起去吃夜宵,临走时,我想法打听到了怡安的手机号码。

怡安其实并不太适合当什么“后援团”,她太安静,无论是录节目还是吃夜宵,她几乎都不说话,只是默默地为所有人张罗这个张罗那个——这种不太张扬的性格,却相当吸引我。一年多以来,这是我头一回对一个女孩子有了心动的感觉。

那以后,我几乎每天都给怡安打电话、发短信。起初怡安总是推脱着不肯见面,但是她的脾气很好,尽管如此,还是每次都很有耐性地陪我在电话里没话找话。坚持了3个月,我终于牵到了怡安的手。

怡安是那种很随性的女孩,而我很喜欢这种恬静的恋情——不强求非要黏在一起,空闲的时候就去郊游、逛街、看电影,而忙碌起来,我们甚至可以一连两星期不见面,只是每天通个电话而已。认识以来,我们从未吵过架,而怡安惟一一次发火,也就是看到了网页上的那些文字和图片!

可是这唯一的一次怡安却非常当真,说什么也要分手,甚至不肯听我的任何解释。这段时间里,我尝试了很多种方法:让我和蓉蓉共同的好朋友为我“作证”,由我的父母出面解释,我甚至翻箱倒柜地找出了当时与那些网站交涉的书面文件……可她就是不肯给我机会!

怡安的脾气我清楚,虽然平时不声不响的,可是骨子里却很倔,容易钻牛角尖。这一次,我真的不知该如何洗清自己的“冤屈”了……

(责任编辑:zxwq)